headerphoto

要求他们从当地药店采购抗艾滋病药物

2018-01-07 10:46

据报道,西普拉公司、印度政府与艾滋病患者群体三方之间的交涉一度在印度炒得热火朝天,最终以3月4日隆钢特发给西普拉公司、印度政府以及克林顿健康倡议组织(chai)全体高官的邮件告终。钢特在邮件中声明自己没有任何立场来保证付款,他说:西普拉公司要求我们自己承担以后的全部购药费用,但这根本不现实,我们也不能强迫政府或者像全球基金这样的慈善团体付款。说到底,药物断货的受害者是我们。

这封求助信写于3月4日,由637名年龄在3到19岁的儿童集体签名。信中写道:西普拉制药公司在各种论坛上都提到,国家抗艾滋病药物项目款项拖欠多年甚至好多款项拒不支付。抗艾滋病药物的利润本来就很低,再加上拖欠付款,印度国家爱滋病控制组织(naco)很难说服西普拉公司继续参与该项目。

据报道,印度卫生部为解决此次药物断货危机,已通知邦艾滋病控制协会(sacs),要求他们从当地药店采购抗艾滋病药物。印度卫生部助理阿伦潘达(arunpanda)称:政府已启动紧急投标预案,但我们同时也已通知各邦艾滋病控制协会和政府从当地药店进行采购。然而,由于洛匹那韦糖浆已停产,药店根本买不到这种药。新德里一家艾滋病治疗中心的工作人员表示:唯一的制药商都停产了,印度没有一个邦在生产这种药,我们怎么从药店买?

印度专家表示,当前抗艾滋药物短缺的局面对印度来说既可悲又可耻。印度艾滋律师协会资深顾问阿南德格罗弗(anandgrover)表示:印度政府正在背离宪法要求的为艾滋群体提供救生药的责任,而西普拉公司也正在背离为全世界提供药物的承诺,这实在是印度一大悲剧。

对于印度艾滋儿童来说,给印度总理、财政部长和卫生部长写信是他们最后的希望。我们恳请您调查抗艾滋病药物的情况,尤其是儿童类药物,确保这些药物没有全部出口,把一部分药物留给本国艾滋儿童。

据《印度教徒报》消息,西普拉公司拒绝评论,但从西普拉制药公司总裁乌曼沃赫拉(umangvohra)与艾滋病患者代表隆钢特(loongangte)的往来邮件中可看出,西普拉公司要求艾滋病患者承诺付款。沃赫拉在邮件中写道:西普拉永远站在病人这边不仅仅在印度,在全世界也是如此。我们自然也希望欠款问题能够得到迅速解决。西普拉公司还表示,除非全球基金或印度政府解决欠款问题,否则他们不会改变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