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photo

就向家里要

2017-12-09 10:46

主审法官徐杰丰告诉记者,眼下传销活动有向高文化人群发展的趋向。传销人员利用刚步入社会的大学生社会经验欠缺,又急于找到工作的心理,许以优厚待遇,骗人入伙,而这些人又是他们比较信任的同学、朋友。被害人往往疏于防范,大学生被迫进入传销组织的事情经常听闻,本案的受害人阿科是属于头脑清醒的,未被吸纳,而他的朋友何某就属于越陷越深,不能自拔的人。

第二天,宿舍里的几个人说要去听经营模式的课,拉着阿科也去听。听起来觉得很不现实,感觉像传销。听了一上午,阿科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去年9月1日下午,阿科趁宿舍人员去听课,借口上厕所,从厕所窗口扔下行李并跳了下去。嘭一声传来,何某第一反应就是阿科跑了。探头往楼下望去,只见阿科压在一楼包子铺的棚子里,用手捂着肚子,整个人蜷缩着。

包子铺老板被吓了一大跳,见状,赶紧报了警。事发后,何某、覃某等人全部被带回派出所,阿科获救。

大学生高不成低不就,一般实业公司干苦活、累活不想去,工资不高。徐法官说,即使有些人也抱着不好就回来的心态,但是很多都是有去无回,面对去外地的好工作,具体又不肯透露的,最好跟家里商量过,一定要提高警惕。(稿件来源:现代金报)

昨天,何某的亲人也在旁听席上,父亲满脸忧郁,姑姑眼睛哭得通红。在姑姑眼中,何某是个挺好,挺老实孩子。他过完年就离开家,说要自己去找工作,之后很少联系得到他。何某的父亲告诉记者,等再见到儿子时,没想到会是这种场合。

经何某多次游说,阿科心动了,去年8月底,他坐汽车来到慈溪。阿科刚到慈溪的那天,何某来车站接他,一同来的还有何某所谓的朋友覃某、胡某、范某等。

据覃某介绍,每个人加入都要先交2800元类似入会费,并可从中提成370元。为了多拿提成,他已经投入了四五份。据交代,受审的6人中,邱某投入最多,有五六万元。邱某自己没工作,就向家里要,每次向家里开口,就要编谎话。比如做生意、买电脑等,能找的理由几乎都找遍了。邱某说。

何某将阿科带到浒山街道金山新村四楼的一间租房中,这间房内住着6个男的。阿科觉得条件太差,本想住完一天就离开,谁知噩梦已经开始。原来他的朋友把他带进了传销窝。

昨天上午9时,何某、覃某、陈某、范某、邱某、胡某6人依次被法警带入慈溪法院第四审判庭。他们因涉嫌非法拘禁阿科接受法庭审判。

之后几天,每天都是这样被洗脑,阿科受不了急欲离开。我发展一个下线不容易。何某、覃某等6人分别对阿科进行拉扯、用身体抵门、言语安慰,让他留下来。阿科要跳楼,也被何某、覃某拉下,并严加看管。

阿科是安徽人,去年夏天大学本科毕业后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何某是阿科的朋友,90后本科毕业生,湖北人,在慈溪发展。何某说自己在慈溪做销售,慈溪经济发达,钱好赚,建议阿科也来慈溪发展,而且还可以帮他引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