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尽欺压
2019-11-23 11:22
来源:未知
点击数:           

2017年4月,一张由中共中央组织部开具的5万元特殊党费收据,经海南农垦三亚干休所转呈到居继霆手里,他终于开心地笑了。“我活到这个岁数,儿孙满堂已经很满足了。”他常对家人说要知足常乐,更要帮助别人。

多次沟通无果,他发了脾气。“这些钱又不是我的命,但对于贫困人们来说就是命,就是生活的希望。”

“他就是这样固执的人,他决定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老伴儿邢益鸾回忆,居继霆的倔脾气从工作中就有体现,他转业后到通什农垦制品厂当副厂长,主要负责管理车队的工作。“只要有一辆车没有归队,他就不会睡觉。”

机缘巧合下,21岁的居继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参与了革命事业。“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今天的幸福生活。”这是居继霆在贫困和战火中的切身感受。

“这笔党费,请党委交到扶贫工作组,用来改善贫困地区人们的生活。”2016年12月,居继霆带着5万元的现金来到了农垦三亚干休所的党委办公室,交了一笔用于支持扶贫事业的特殊党费。

2016年,居继霆在报纸和电视上了解到精准扶贫工作,看到许多贫困户的生活困难,便萌生了要缴纳特殊党费的想法。“我一个月退休金8000多元,除去生活费我还能为脱贫做一些贡献。”居继霆希望尽自己微薄之力。

居继霆1948年10月参加革命,是四野六纵43军一名战士,经历大小战争几十次。

让居继霆记忆犹新的是参与1950年解放海南的场景:琼州海峡上,几百艘小木船向着临高角前进,居继霆和战友坐着能载30多人的小木船寻找敌人的船只,一旦发现敌人的船,他们就围拢过去,把成捆的炸药包、手榴弹合力扔到敌舰甲板上。“我们当时的称号可是‘铁军’咧。”居继霆自豪地说,自己是骁勇善战的一名士兵, “我们这么努力地打仗不就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吗?”

居继霆是个“行动派”,有了缴纳特殊党费的想法,他立马去取钱。没想到,他的要求被银行工作人员拒绝了。“说我年纪大了拿着这么多钱不安全,要子女帮忙取才行。”没办法,居继霆只好求助自己的大女儿。

在居继霆的管理下,制品厂的车队在15年里都没有出过重大的事故,多次得到所在单位党委的表彰。离休至今30多年间,居继霆多次荣获三亚市委、南新农场党委颁发的优秀共产党员荣誉称号,并在1999年7月1日,荣获海南省委颁发的“参加中国共产党五十年荣誉证”。

其实,这并不是居继霆第一次缴纳特殊党费,2008年,他还交过1000元特殊党费用于支援汶川大地震救灾工作。

“他的一生都在践行入党的誓词,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邢益鸾说。《社会主义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是居继霆最喜欢的两首歌。每当唱起那高亢、激昂的旋律,就会想起那些令他骄傲的光辉岁月,也提醒他时刻将共产党的恩情记在心头。“我以后还要继续缴纳特殊党费,为党委人民奉献我的余温。”居继霆坚定地说。

“如果不是共产党,我可能就在街头要饭了。”居继霆说,党给了他第二次生命。居继霆祖籍江苏宝应县,14岁时父亲去世,母亲常年卧病在床,家中还有2个弟弟。为了谋生,他曾到米铺打工做学徒,受尽欺压,每天吃不饱饭,险些沦为乞丐。

居继霆说,看到还有这么多人在贫困线上挣扎,他很心痛也很困扰,所以才有了为扶贫工作分忧的强烈愿望。

“我吃也吃不香睡也睡不着,总觉得有什么事卡在心里很难受。”居继霆长期以来睡眠都不好,还有心脏病、高血压、关节炎等病,直到缴纳了5万元党费,他才觉得舒坦了些。

居继霆是原通什农垦制品厂的离休干部,今年90岁,有68年党龄。他交特殊党费很大方,但对自己却很“吝啬”。走进居继霆在农垦三亚干休所的家,推开生锈的铁门,屋子里摆设十分简单,餐桌上还放着一个早上吃剩一半的馒头。“他们早餐经常吃两个馒头、花卷对付,平时吃饭也多是素菜。”邻居说,居继霆生活非常简朴,一日三餐经常是青菜豆腐,偶尔才买几块五花肉,穿来穿去都是那几件破了洞的旧衣服。

“我要交5万元的党费,这是我的心愿。”居继霆把要交特殊党费的事情告诉家人,美想到家人一致反对,为此他和家人大吵一架。居继霆有4个孩子,生活并不算富裕,考虑到家庭的实际情况,子女们都劝他交少一点,剩下的钱可以作为生活开支。“我没病没痛,又不好吃喝,用不了这么多钱。”居继霆甩了甩手,执意要取出5万元。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htlhzq.com.cn2019年香港四不像正版,香港本期开奖结果,香港最快开奖现场记录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