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photo

随后

2017-12-07 10:46

他说,他刚到时,屋里已有一个被看管的人,后来知道,那个人是安徽访民王维龙。随后,陆陆续续又有十几名访民被送到这里,这些人就挤在这些床垫上睡。

检方称,案发时,星某未满18岁,属于未成年人,并且有认罪情节,建议法院从轻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至一年六个月。

我们孩子不是主犯,不能所有的损失都让我们承担。星某的父亲称,根据案情,在逃的主犯应该承担更多的经济赔偿。因家里主要经济来源是农作物,家庭条件较差,只能承担3000元的损失。

访民王维龙和骆贞良称,当时王各庄村的那个院子里,有大约十几名访民,有的过几天就送走了,有的一直在那儿关着。他们在黑监狱里不听话,星某就会和同伙对他们进行殴打。

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王维龙提出包括医疗费、误工费等费用共计200万元的赔偿要求,访民骆贞良则提出赔偿误工费等20万元。

星某说,被送来的访民少的时候,他自己负责看守,如果访民较多,张伟、庞太峰就会帮助一起看守。除此之外,张伟、庞太峰等人还负责接送访民,有时,他也会去接送人,其中,他曾把访民王维龙转送到河北张家口。

星某供述,2012年9月,一位朋友说要给他介绍一份工作,工作内容是呆着看人。后来,他们把我带到王各庄村的一个出租院里。当时,负责看人的,除了他还有张伟、庞太峰(均在逃)两个约20岁的年轻人。院内的房屋很简陋,地上有很多床垫,还有一台电视。